2014年内江石河子镇河边一张带血百元大钞牵出一桩奇葩命案

发布时间:2022-09-29 12:44:25 来源:华体会网页版登录入口 作者:华体会在线登录

  2014年1月23日,临近年关,石河子镇原本应该热闹欢庆的氛围,却被附近河面的一具女浮尸打破了。

  最令人惶恐的是,这具尸体身上多处被砍伤,下手者十分残忍,尤其是面部九处伤口 ,使得尸体面目全非,连警方都无法辨认其身份。

  这意味着,石河子镇附近曾经来过一个极其残忍的杀人犯,又或者,这里就住着一个杀人犯,谁也不知道这个死者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害,也不知道凶手躲在哪里,会不会再次出手杀人,一时间当地百姓个个人心惶惶,有的人甚至连年都不愿意过了,连夜离开了石河子镇。

  2014年1月23日上午7点,四川省内江市石河子镇一位村民独自一人来到附近的河边钓鱼,选了许久他才选到一个心仪的位置,正准备卸下装备准备享受惬意的钓鱼时光,草地里一个红色的打火机和一张红色并且带有一点血渍的百元钞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村民上前一脚将打火机踢到一旁,顺手捡起百元大钞,心想着自己运气不错,只是这钞票上的血渍看着不是很舒服,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血。

  他拿着钞票走到河边,正准备将钞票清洗一下,河面飘着的一件红色衣服又引起了他的注意,但这衣服甚是奇怪,他揉了揉眼睛又仔细望了望,大喊一声:“不好!”

  该村民吓得在原地怔了好一会,看着手里带血的百元大钞,顿时联想到了什么,赶紧将手里的钞票扔到了地上,连自己钓鱼的设备都不要了,立马转身逃离现场。

  但没跑出多远他又停下来了,自己又没有犯事儿,为什么要跑呢?此时应该报警才对,于是他赶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10,结结巴巴地跟警方讲述了自己所看到的东西。

  在等待警方来的这个过程中,村民又返回现场,找到了百元大钞和那个打火机,将其放回原位。

  警方很快便到达了现场,第一时间便将河里的尸体打捞了上来,那是一具女尸,警方除了能判定她为女尸以外,其他信息都无法判断,这具尸体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其身份的证件或者线索。

  更令人为之震惊的是这具女尸身上的伤口,凶手的手法极其残忍,所有伤口均为刀伤,颈部9处,头部5处,面部9处,尤其是面部这9处伤口,致使害人的面部遭受了严重破坏,无法判定其长相。

  无法判定其长相,自然也就无法判定其身份,无奈,警方只得采取ps技术对受害人的脸部进行一次还原,要知道人的左右脸是相对对称的,而受害人的右脸相对来说比较完整,所以警方采取受害人右脸的样貌,并一比一的复制出左脸。

  图像出来后,警方在数据库里做了大量的比对,都无法找到相似的面孔,这也无可厚非,尽管人的左右脸相对对称,但也有很多人是不对称的,甚至有些人的左右脸还有很大的区别。

  面部匹配失败后,警方又对从现场获取的物品进行分析,那张带血的人民币上有很多人的指纹,其中就有那位钓鱼的村民,因为血迹和霜露的浸染,很多指纹还模糊不清,根本无法提取,打火机上也仅有受害人的指纹。

  一时间警方也不知该从何处下手侦破此案,他们还张贴了许多告示,希望征集到有效的线索,但最终都石沉大海。

  此时又正值年关,外出务工回村以及走访串门的人员较多,这给警方破案也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此案一日不破,凶手一日没有找到,附近的村民便一日不得安心,女性甚至不敢夜晚出门,更有独居的村民年都没过完就离开了村子。

  原本应该喜庆的新年,因为这件命案变得人心惶惶起来,这也让当地警方倍感压力。

  法医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在报案的前一日凌晨,并且案发现场偏僻,周围又没有任何监控设施,更没有有力的人证物证,所以案子就这么悬下来了。

  随着时间流逝,一晃4年过去了,当初受理此案的好几个刑警,有的被调走,有的已经退休,然而此案却依然没有半点进展,甚至这些年都没有相关的寻人启事。

  这个尸体既没有人认领,也没有人在寻找与尸体相似的人,难道,死者不是本地人?

  曾经负责该案件的民警用“复原术”将死者的面部特征传到全国的数据库中进行对比,这一次,案件终于有了进展,一个叫“项春花”的人和受害人的面部特征极为相似。

  警方经过项春花的人际关系走访得知,项春花早在四年前就和家里人断了联系,据其母亲猜测,估计是被骗到了某个传销组织出不来了。

  项春花的失联时间与死者被发现的时间是很吻合的,为了进一步证明死者的身份,警方将项春花母亲的DNA与之进行比对,结果显而易见,两者是有血缘关系的,死者定是项春花无疑。

  项春花刚刚失联那段时间,其母亲还经常打电话寻找她,打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打通,但接电话的人却是个男的,对方听说是寻人的,立马就将电话挂断了,此后再打过去便是无法接通。

  受害人的身份确认后,案子就算结了一半了,警方随即对项春花的人际关系网展开调查。

  经调查得知,项春花曾经有一段婚姻,她的丈夫叫刘祥,两人还生育了一儿一女,项春花的儿子患有心脏病,所以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因此雪上加霜。

  为了支撑这个家庭,夫妻二人不得不将孩子丢给老人,双双出去打工,在浙江打工的那段日子,刘祥意外迷上了赌博,并且还将两人仅剩的十几万积蓄全部输光,项春花得知此事后又气又急,甚至不惜与刘祥大打出手。

  夫妻俩的关系也因为那一次动手降至冰点,为了挽回自己的妻子,刘祥也戒了赌,还时不时地带上好吃的去工厂看望项春花。

  去的次数多了,刘祥发现自己每次去找妻子,都会碰到一个叫王涛的人,据项春花说,那只是普通同事,但为什么每次去看不到别的同事,偏偏次次都有他呢?

  刘祥越想越气,怀疑妻子肯定是和此人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于是怒不可遏的他又来到工厂,当众将项春花打了一顿。

  那之后,项春花便坚定了要离婚的心思,也正是因为刘祥的暴虐倾向,让项春花的母亲觉得,女儿的死一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警方立刻对刘祥进行了传唤审讯,然而经过严密的审讯调查,却发现,凶手并不是刘祥,因为他最近几年都没有来过四川,根本不可能行凶。

  经警方进一步调查,王涛也承认他与项春花有过一段暧昧关系,但因为项春花的老公心生疑虑,所以两人仅仅是暧昧,并没有进一步发展,而且后来向春花和刘祥离婚后,她便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去了广东,从那以后,两人便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警方也调查了王涛的通话记录以及行踪记录,他和刘祥一样,都没有去过四川,所以他的嫌疑也被排除了。

  随后,警方又去到广东,在项春花曾经待过的厂子进行走访,这一次警方又得到了一个有效线索,据项春花熟识的同事称,在她去世的前一段时间,她经常抱着手机打电话聊天,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有人问她电话那头是谁,她称是男朋友。

  尽管知道了“男朋友”这么个人,但是工厂里也没有人见过,没人知道他姓甚名谁,更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加之这么多年过去,项春花的聊天记录也无从调取,于是,此案又再一次走进了死胡同。

  就在警方再一次一筹莫展之际,项春花的前夫刘祥来到了派出所,并带来了项春花几年前的通话记录。

  原来,几年前两人离婚后,刘祥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妻子,并且他也严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考虑到孩子,他便想着能和项春花再复婚,四处打听之后得知项春花去了广州,因为工作原因,他无法立刻前往广州寻找妻子,于是便在妻子的闺蜜处获得了她的最新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是有了,但奇怪的是,每一次他打过去,电话要么不接,要么就是在通话中,而且一聊就是几个小时,这让多疑的刘祥十分不悦,为了弄清楚项春花到底在跟谁聊天,刘祥便花重金找人弄到了项春花的聊天记录。

  他仔细看了那个聊天记录,其中有一个四川的电话号码,与项春花通话时间最多,而且每次都在一个小时以上,敏感的刘祥顿时感觉妻子又背叛自己了,但当时他身上也没钱,加上也不知道项春花的具体地址,所以愤怒也无处发泄,随着后来项春花的失联,久而久之这件事情便也就搁下来了。

  时隔这么多年,没想到这份通话记录居然派上了用场,刘祥带来的通话记录让警方眼前一亮。

  经过对通话记录的筛查,警方提取出来那个通话最频繁的号码,号码所属人叫“夏水泉”,而这个夏水泉的户籍地正好就在四川内江,并且离案发现场很近。

  这个消息让办理此案的所有民警都感到振奋不已,此案历经4年,终于有了巨大的进展。

  警方立刻派人前往夏水泉家中进行调查,但夏水泉并不在家中,家中老母亲告知,他在外地打工,于是警方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外地,去到夏水泉工作的工厂。

  就在警方快要到达目的地时,夏水泉又坐上了回内江的火车,为了不走漏消息打草惊蛇,内江警方制定了一个严密的计划,监控了所有有可能给夏水泉通风报信的人,然后在夏水泉家里设下埋伏,在他踏入家门那一刻,成功将其抓捕。

  起初,夏水泉面对警方还是一副惊恐无辜的样子,但当警方将所有证据一一摆在他面前后,他便如泄气的气球一般,一一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据夏水泉说,他和项春花的缘分是从其丈夫来厂子里殴打她的那一次开始的,项春花被丈夫打了之后很是伤心,躲在角落哭泣,夏水泉平日里就对这个女人很有好感,于是趁机上去劝她,过不下去就离婚,并且表示自己肯定比她丈夫靠谱,如果她遇到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来投奔自己。

  之后,在夏水泉无微不至的关怀下,以及一次又一次的“离婚论”暗示下,项春花真的与刘祥离婚了,并转身和夏水泉谈起了恋爱。

  为了躲避前夫刘祥,离婚不久之后项春花就到了广东打工,所以两人便过上了天天煲电话粥的日子。

  夏水泉称,项春花去了广州以后,两人只能靠着电话维持感情,久而久而他便觉得没有意思,特别是有一次,他给项春花打去电话,但接电话的却是一位男士,夏水泉当时便火冒三丈。

  事后项春花解释说,那是她的一个工友,确实在追求她,但她并不喜欢这个工友,让夏水泉不要多心。

  不多心是不可能的,因为后来又有一次,夏水泉给她打电话,接电话的还是那个男的,并且那男的在电话里称项春花在洗澡。

  夏水泉突然觉得项春花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值得自己付出真心,于是果断地和她提出分手,但项春花却死活不同意,并且威胁夏水泉,如果他执意要分手,她便带着前夫去他家里索要赔偿,毕竟是夏水泉劝两人离婚的,项春花还说过分手了她就去夏水泉家里自裁。

  再之后就是2013年年底,临近过年,项春花休假到四川内江寻找夏水泉,原本以为可以与自己恋人过一个幸福的春节,没想到夏水泉却准备的菜刀等着她。

  这便是整个事情的真相,值得一提的是,夏水泉曾经因为盗窃罪坐了五年牢,他能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与他坐牢的经历也有一定的关系。

  蹲过大狱的人都知道,即便是刑满释放,但过去是抹不掉的,坐牢的经历使他们产生自卑心理,生活也比正常人更困难,也更容易将生活的不满归结到别人身上,夏水泉便是如此,在他看来,项春花不忠在先,威胁在后,自己的一切不快乐的来源都是项春花造成的,自卑加偏激酿成了最终的苦果。

  项春花也用生命的代价告诫世人,没事儿不要轻易地去激怒任何人,否则后果你可能承担不起。